理财合同约定月收益百分之三,原告诉请获得一审法院的支持

来源:中国互联金融法务网 2020-05-02 12:41:27 阅读
关于原告诉请的利息,《理财顾问服务合同》约定月收益百分之三,原告有权要求被告王某B支付利息。
扶某A与王某B、唐某C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
(2016)粤1971民初1819号
  原告扶某A。
  被告王某B。
  被告唐某C。
  第三人张某D。
  原告扶某A诉被告王某B、被告唐某C、第三人张某D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1月13日以简易程序受理,后依法转为普通程序,于2016年6月7日、2016年8月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原告委托被告王某B帮其理财,2014年9月11日原告通过丈夫张某D的账户向被告王某B的妻子即被告唐某C账户转账1060535元。2014年9月12日,原告与被告王某B签订《理财顾问服务合同》,合同约定被告王某B担任原告的理财顾问,理财期限为1年,理财投资金额为1060000元,被告王某B承诺确保原告投资的本金不受损失,在合约到期时如原告累计投资收益低于投资本金时,被告王某B应在合约到期后三日内补足差额,并保障本金的月收益百分之三。如若被告王某B未依约及时补足原告的投资本金损失的,除继续补足投资本金损失外,还需向原告支付未补足本金的滞纳金,滞纳金按照未补足本金每天3‰计算。合同签订后,原告又通过丈夫张某D和自己的账户分别在××年9月17日向被告唐某C转账1028113.2元,2014年9月27日转账222883.2元,2014年9月30日转账210015.00元,累计委托被告王某B理财2521546.40元。合同到期后,原告多次要求被告王某B偿还本金及兑现承诺,但均遭到被告王某B的拒绝。原告认为,原告与被告王某B虽然签订了《理财顾问服务合同》,但从合同内容看,原告向被告提供资金,不参与投资操作,取得固定收益,不承担风险,名为理财顾问服务合同,实为民间借贷,即原告诉称的投资款实为借款,理财合同约定的月收益3%实为双方对利息的约定。另,原告与被告王某B签订合同,被告唐某C收款,表明两被告共同向原告借款,所产生的债务为共同债务,且两被告为夫妻关系,该债务是在两被告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产生,也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被告唐某C应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为维护原告合法权益,特提起诉讼,恳请法院判令:1、两被告共同向原告偿还欠款2521546.4元及从2014年9月12日起计的利息(利息按月息3%的标准计算,暂计至2015年12月12日的利息为1134695.88元),合计3656242.28元;2、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两被告共同辩称,一、双方不存在借贷关系,原告诉称的款项是原告投入传销组织美国氪能集团的比特币云矿机的购买款项,原告的所有款项被告均征求原告的意见转入美国氪能集团所指定的收款账户(有多个收款账户,基本上案涉的款项是转入吴秋白的账户);二、双方不存在理财顾问合同关系,该理财顾问合同所约定的投资美国氪能集团的比特币云矿机购买事宜本身就是非法的,同时该理财顾问协议也未得到履行,被告指导原告在氪能集团的交易网站上开户后,就将账户及密码全部交给原告,所有的操作以及盈亏的买进卖出都是由原告本人进行的,原告在获取账户密码及账号后对密码进行了重置,也将该交易账户与其自身使用的银行卡进行捆绑,并进行多次的买进卖出的操作,被告根本无法操作原告账户;三、本案原、被告均系吴青青涉嫌传销一案,以及才力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一案的受害者,目前吴青青涉嫌传销一案已由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审理。才力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一案由东莞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本案应当属于刑事案件,不应当作为民事案件进行审理。
  第三人述称,不同意被告的意见。一、被告王某B与第三人是多年的朋友关系,基于对被告王某B的信任才同意原告(第三人的妻子)投资案涉款项,也是基于信任双方才没有签订很正式的委托理财协议。二、虽然本案合同只是约定1060000元,但双方真实的意思是全部款项都是按照合同约定进行操作,被告王某B承诺肯定会收回本金及月3%的利息。三、被告王某B在案涉事件中获得了大量收益,被告王某B作为案涉事件的负责人,完全清楚所谓美国氪能集团的骗局,但仍然向投资人宣传投资并组织相关活动,其实是为了牟取自己的佣金收益。
  经审理查明,原告与第三人系夫妻关系。庭审中,两被告确认两被告亦为夫妻关系。
  2014年9月12日,原告(乙方)与被告王某B(甲方)签订一份《理财顾问服务合同》,约定“甲乙双方经充分协商,就甲方担任乙方理财顾问,指导乙方投资美国氪能集团的比特币云矿合约达成以下协议,以资共同信守。1、投资金额乙方同意投资人民币106万元,注册在甲方的系统名下,根据甲方的指示进行投资操作。2、合约期限理财顾问服务期为壹年。从2014年9月12日起至2015年9月11日止。3、甲方义务甲方应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和丰富经验向乙方提供正确的投资操作指示,确保乙方投资的本金(106万元)不受损失。合约到期时如乙方累计投资收益低于投资本金时,甲方应在合约到期后三日内补足差额。并保障本金的月收益百分之三。4、投资收益结算甲方保证乙方的投资收益可以在系统内每日进行结算,具体结算时间由乙方自行决定。5、违约责任甲方如未依约及时补足乙方的投资本金损失,除继续补足投资本金损失外,还需向乙方支付未补足本金的滞纳金,滞纳金按照未补足本金每天3‰计算……”
  2014年9月11日,第三人账户向被告唐某C账户转账1060535元。2014年9月17日,第三人账户向被告唐某C账户转账102××13.2元。2014年9月27日,第三人账户向被告唐某C账户转账222××83.2元。2014年9月30日,原告账户向被告唐某C账户转账210015元。
  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原告第一次庭审中主张与被告存在民间借贷关系,后原告变更意见,明确以合同关系提出诉请。原告主张双方的合同关系内容与理财顾问服务合同的内容一致,并称虽然合同约定金额为1060000元,但实际履行的投资金额为2521546.4元。原告称其按被告要求的金额支付案涉款项,且未持有案涉所谓美国氪能集团平台的账户及密码,原告从未操纵过该平台,也未获得过收益。
  两被告则认为原被告均是吴青青涉嫌传销一案及才力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一案的受害者。对于原告主张的合同关系,两被告辩称:一、案涉《理财顾问服务合同》无效,被告作为受托人没有理财资质,投入的资金涉嫌刑事犯罪,该合同是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应为无效合同;二、案涉《理财顾问服务合同》没有实际履行,被告仅代理原告在氪能集团交易网站上进行开户,实际理财是由原告本人关联银行账户后,自行交易,且原告所投的本金1060000元到2014年12月份平台关闭期间原告最少有六十至七十万元的获利,原告自行通过氪能集团的网站买进卖出,被告自始至终未从中获得任何利益或报酬;三、案涉1060000元以外的款项完全是原告自己另行投入,与被告不存在任何法律关系;四、原告作为专业的理财人士,对于理财风险均应清楚,原告有操作案涉氪能集团交易平台,案涉投资行为是原告自行控制,应由原告承担相应的风险责任。原告理应对自己的投资承担相应的风险责任。两被告为其辩称提交了唐某C与扶某A的微信截图以及一份公证书,并在2016年8月9日庭审中当庭申请法院调取2014年9月11日到2014年12月期间原告在案涉氪能集团交易平台关联的账户交易记录,但被告称其不清楚具体关联账户的信息。原告不确认被告提交的微信截图真实性,并主张公证书不能证明公证书中反映电子邮件的真实性。
  另,两被告以本案纠纷属于刑事范畴为由申请本案中止审理。
  以上事实,有原告提交的《理财顾问服务合同》、转账凭证(共四张);两被告提交的唐某C与扶某A的微信截图、公证书、八份银行转账凭证;以及本院庭审笔录等附卷为证。
  本院认为,原告先以民间借贷纠纷提起诉讼,后变更意见,明确以合同关系主张权利,本案应为合同关系纠纷。本案争议焦点在于:一、本案是否涉及刑事犯罪,是否应当中止审理;二、案涉《理财顾问服务合同》是否有效;三、原告是否有权诉请两被告返还2521546.4元及利息。现对上述争议焦点评析如下:
  首先,本案原、被告均非刑事案件当事人,原、被告之间的法律关系也未涉及刑事犯罪,本案属于经济纠纷,不符合中止审理的情况,对两被告的中止审理申请应不予准予。
  其次,案涉《理财顾问服务合同》为原、被告自愿签订,两被告主张该合同属于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但如前所述,案涉纠纷未涉嫌刑事犯罪,案涉《理财顾问服务合同》未违反强制性效力法律规定,两被告主张合同无效没有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再次,两被告主张合同并未实际履行,并当庭申请法院调取案涉氪能集团交易平台关联的账户交易记录,但被告的该申请已经超过举证期限,且被告无法提供具体的关联账户信息,原告对此也不予确认,对被告的调查取证申请本院不予准许。对于两被告辩称案涉合同未履行的意见,本院不予采信。虽然《理财顾问服务合同》约定的金额仅为1060000元,但案涉原告支付的所有款项均投资至《理财顾问服务合同》约定的美国氪能集团比特币云矿项目,原告的付款均应属于《理财顾问服务合同》项下的投资金额。故原告有权依据《理财顾问服务合同》第三条约定,要求被告王某B支付投资款2521546.4元。关于原告诉请的利息,《理财顾问服务合同》约定月收益百分之三,原告有权要求被告王某B支付利息,具体分三笔,即以1060535元为本金从2014年9月12日起算;以1028113.2元为本金从2014年9月17日起算;以222883.2元为本金从2014年9月27日起算;以210015元为本金从2014年9月30日起算,均按照月利率3%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
  最后,案涉债务发生在两被告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应为夫妻共同债务,原告有权要求被告唐某C承担责任。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王某B、被告唐某C在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五日内向原告扶某A支付投资款2521546.4元及利息(以1060535元为本金从2014年9月12日起算;以1028113.2元为本金从2014年9月17日起算;以222883.2元为本金从2014年9月27日起算;以210015元为本金从2014年9月30日起算,均按照月3%标准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
  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36049.94元,原告已预交,由两被告共同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
  二〇一六年八月十二日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六十条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当事人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根据合同的性质、目的和交易习惯履行通知、协助、保密等义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
  第二十四条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证据,或者人民法院认为审理案件需要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调查收集。
  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地、客观地审查核实证据。
  第一百四十二条法庭辩论终结,应当依法作出判决。判决前能够调解的,还可以进行调解,调解不成的,应当及时判决。
  第二百五十三条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
   

版权声明

  本网为非营利性普及法律知识公益网站,所转载或引用资讯均用于学术探讨和实务交流,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不慎触及到权利人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处理。
上一篇:银行为收回贷款虚假陈述债务人经营状况,受骗过桥资金状告承担侵权责任赔偿损失
下一篇:借贷约定手续费、利息、罚息及滞纳金计算标准总额超出年利率24%不予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