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用仓库涉嫌窃电挖比特币,一审法院判盗窃罪获刑四年

来源:中国互联网金融法务网 2020-02-18 15:44:44 阅读
法院认为,被告人张某新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互感器短接”的秘密手段窃电,窃电电费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盗窃罪。被告人张某新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深圳互联网金融律师
张某新盗窃一审刑事判决书
 
惠州市惠阳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2017)粤1303刑初189号
 
  公诉机关惠州市惠阳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张某新。因本案于2016年9月18日被羁押,同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0月25日被逮捕,现押于惠州市惠阳区看守所。
 
  惠州市惠阳区人民检察院以惠阳检公诉刑诉(2017)94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张某新犯盗窃罪,于2017年3月29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同年4月20日、8月22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2017年6月28日,本院根据惠州市惠阳区人民检察院惠阳检公诉延(2017)48号、81号延期建议书决定对本案延期审理,于2017年10月12日对本案恢复审理。惠州市惠阳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陈伟亮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张某新及其辩护人刘XX均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惠州市惠阳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6年1月13日被告人张某新在明知广东省惠州市惠某1区秋长街道办东方新城对面宏硕达建筑厂的电力设备有问题的情况下,与温某1签订了租赁该厂一仓库的厂房租赁合同,约定每月租金15000元人民币,电费以实际用电核算,租赁合同签订后被告人张某新在该仓库内摆放“比特币”挖矿机,2016年7月6日广东电网有限责任公司惠州惠某1供电局经排查发现宏硕达建筑厂存在用电异常情况遂报案,后经供电局专业技术人员对窃电现场低压出线柜三相电流进行检测,测算窃电电费金额为432420.57元人民币。2016年9月18日21时许被告人张某新到秋长派出所投案自首。认定上述犯罪事实的证据如下: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被告人供述、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辨认材料、现场勘查记录、抓获经过及相关书证等。被告人张某新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实施窃电行为,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盗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张某新具有自首情节。建议判处被告人张某新七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提请依法判处。
  被告人张某新对起诉书的指控无异议,辩称:1、对偷电的数额、金额和鉴定意见书均有异议,房东温某1的生活及工厂用电也使用租赁厂房内的同一电表,应当扣除房东用电相应数额;2、租赁时间是2017年1月至4月,5月至6月没有租赁厂房,电费不应由其负责。
  辩护人的意见是:1、公安机关出具的宏硕达建筑科技厂窃取电量估价为245600度,合计人民币295937.28元,与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窃取电量估价432420.5元有差异。请法庭予以核实。2、被告人张某新从2016年1月13日开始租赁厂房,计至3月31日止,共77天,其摆放107台比特币挖矿机,窃取电费庆计算为107台×24小时×0.8563元/度×0.35元/小时×77天=59262.46元。3、根据比特币中国的收益记录,用户名为152×××@qq.com的使用人为温某1,最终收益人亦是温某1,同时,以2016年1至3月份窃电的金额属被告人张某新所为,3月份之后至案发时止的窃电金额应该温某1承担。4、被告人张某新属自首,认罪、悔罪。5、被告人张某新系初犯、没前科劣迹,再犯可能性不大。建议判处四至五年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经审理查明,2016年1月13日被告人张某新使用“曾某”的假名字与温某1签订租赁合同,租赁位于惠州市惠阳区秋长街道办东方新城对面宏硕达建筑厂房内一间仓库,约定每月租金15000元人民币,电费以实际用电核算,由被告人张某新承担,租赁期限为:2016年1月13日至2018年1月13日。租赁合同签订后,被告人张某新指使他人在该厂用电的变压器上以“互感器短接”方式实施窃电,用于承租仓库内摆放107台的“比特币”挖矿机营利。期间,厂房出租人温某1的生活及工厂用电也与被告人张某新使用同一变压器同一电表。被告人张某新每月支付人民币20000元给温某1作电费和房租。2016年7月6日广东电网有限责任公司惠州惠某1供电局经排查发现宏硕达建筑厂存在用电异常情况遂报案。公安机关接到报案后,联合供电部门到宏硕达建筑厂进行了现场勘查、拍照、取证并搜查,在该厂内查获工业电箱1个、小部电脑主机339台、大部电脑主机29台。
  经广东电网有限责任公司惠州惠某1供电局专业技术人员对窃电现场进行检测,并根据现场负荷管理终端自动上送的电流互感器短路告警信息,判断用户窃电时间点为2016年1月11日1时或2时至同年7月6日12时止,总窃电量为496738.225KW/H,应追补电费金额为432420.57元人民币。2016年9月18日21时许被告人张某新到秋长派出所投案自首。
  证明以上犯罪事实的证据有:
  1、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证实公安机关接供电部门骆某雄报案后,于2017年7月6日决定对宏硕达建筑科技厂盗窃案立案侦查。
  2、常住人口基本信息,证实被告人张某新的年龄、身份。
  3、到案经过,证实2017年9月18日21时许,被告人张某新自行到惠州市公安局惠某1分局秋长派出所投案。
  4、接受证据清单、厂房租赁合同书,证实被告人张某新于2016年1月13日使用“曾某”的假名字与温某1签订租赁合同,租赁位于惠州市惠阳区秋长街道办东方新城对面宏硕达建筑厂房内一间仓库,约定每月租金15000元人民币,电费以实际用电核算,由被告人张某新承担。
  5、接受证据清单、南方电网惠州惠某1供电局客户窃电电费追补计算表、客户违约用电窃电通知书、电价价目表、秋长站10KV佛岭线F25流失电量表、秋长变电站10KV佛岭线F25高损检查情况说明、客户抄表结算复核单、用电客户信息、营业执照、法定代表人证明书、国土证、用电报装信息、现场检查照片,证实窃电客户信息、供电合同容量、及现场检查情况。
  6、价格鉴定意见书、电气检测员资格证书
  (1)经公安机关聘请有关人员进行电量估价,于2016年7月6日出具了惠(公)鉴通字(2016)0155号鉴定意见通知书,载明:经进行电量估价,被盗窃电量共245600度,合计人民币295937.28元;
  (2)经广东电网有限责任公司惠州惠某1供电局专业技术人员对窃电现场进行检测,并根据现场负荷管理终端自动上送的电流互感器短路告警信息,判断用户窃电时间点为2016年1月11日1时或2时至同年7月6日12时止,总窃电量为496738.225KW/H,2017年3月15日出具惠某2(秋)鉴通字(2017)020号鉴定意见通知书载明:应当追补的电费为人民币432420.57元。
  7、广东电网有限责任公司惠州惠某1供电局出具的关于五华县建设实业有限公司惠某1分公司窃电情况的报告、用电检查现场取证记录表,证实供电部门通过现场取证分析判定窃电时间、窃电电量、应追补电费。
  8、调取证据通知书、供电营业规则、宏硕达建筑科技厂2015年6月1日至2016年8月31日的电量电费清单,证实公安机关依法调取涉案工厂发生窃电前后的用电电量、电费情况。
  9、调取证据通知书、调取证据清单、中国工商银行惠某1支行的温某1下卡号为6222。9934的2016年1月1日至7月1日的交易明清单、张某新名下卡号为6212。4843的2016年1月1日至6月14日的交易清单,证实公安机关依法调取了涉案银行账户的交易流水清单。
  10、接受证据清单、微信聊天记录、火币网账号及提现记录、火币网账号及交易记录、比特币账号及收益记录,证实公安机关依法接受温某1提供的涉案证据。
  11、现场勘查笔录、现场图及现场照片,证实案发现场位于惠州市惠某1区秋长街道办东方新城对面宏硕达建筑厂,与证人陈述、被告人供述所反映的一致。
  12、证人温某1证言:我的宏硕达建筑科技厂工厂是跟熊某明租来的,租金是每个月11000元,期限为五年。惠某1区供电局的工作人员和秋长派出所联合检查发现工厂的电表改装导致电表运作不正常,涉嫌盗窃电力。但该电表是租用我一个仓库摆放"比特币"挖矿主机的张某新改装的。张某新在2016年01月13日和我签订合同,租用我厂区后面仓库,摆放“比特币”挖矿主机。当时合同是张某新以“曾某”的名字签订的。我之前只是工厂办公室和仓库一点电器的用电电费,所以他租用后我们约定电费全部交由张某新负责,每月电费由他通过支付宝转账的方式转给我,我代为缴纳。我没有租给张某新之前每个月的电费大概是人民币1400元,租赁期间的电费大约是4500元。我的支付宝上面有缴费记录,都是张某新转账给我缴费的。我和张某新租赁合同签订后,张某新在2016年1月14日就会同“曾某”、还有一名电工过来工厂摆放“比特币”挖矿主机和接电线。当时张某新问我电房在哪里,称他们自己去布线。我当时说过如果需要可以请我公司的电工。不过我不懂电工知识也就由他们自己接线了。张某新布线时还发过微信截图给我。自从张某新摆放摆放"比特币"挖矿主机、电房接电线路线之后,我工厂没有工作人员到过电房处理过线路。
  经辨认照片,指认出张某新就是租用其仓库的男子;指认出张某新摆放在工厂内的机器、指认其提供的微信截图照片。
  13、证人张某证言:我从2016年4月1至今在宏硕达建筑厂任司机,负责开车拉送工人来去工地,我是包吃住,每月实拿工资3000元,至今一共领了3000元工资,是由温某1负责发工资。该厂50平方的仓库温某1说是用于摆放网络设备的,用来挖比特币(网络虚拟货币)。我们厂没有专职电工。
  14、证人李某证言:我是秋长供电所用检班班长,负责用户用电安全管理、窃电、线损等情况检查班的班长。从2015年11月份我们供电所就发现了秋长变电站10kv佛岭线F25线有线路线损的情况出现,所以我们就一直该F25线线路的所有的工厂进行排查寻找线损的情况。直到2016年07月05日到达了该用电名称为五华建设有限公司惠某1分公司(户号:0313001300645823)的工厂,然后我们进入该厂的电表房,电能表显示电流与配电柜的电流有异常。我将情况上报惠州计量班,惠州市供电局计量班于2016年7月16日来人对五华建设有限公司惠阳分公司工厂现场的电表房的电表箱进行开封校验。经检查发现电箱后面的电流互感器K1及K2被人工使用铜线短接了,导致我们的电表不准,存在窃电情况。
  15、被害单位负责人骆某雄陈述:我在广东省电网惠某1区供电局秋长供电所任副所长。2015年11月中旬广东省电网惠某1区供电局秋长供电所用检班就发现已佛岭线F25电路线损有异常问题,经过半年核查比对后才发现专变S11(变压器)户号:03.13001300645823有盗电的行为。2016年7月16日10时许,我们秋长供电所的工作人员到现场检查,发现在五华建设有限公司惠某1分公司工厂厂房内发现200台左右网络设备正在用电,电量计量装置有窃电行为,随后我们就报警了。广东省电网惠某1区供电局秋长供电所测得该厂窃用工业用电时间共计7个月,共计45万度左右,价值约39万元人民币。
  16、被告人张某新供述:我是于2016年1月13日开始向温某1承租宏硕达建筑科技厂的仓库的。签租赁合同的时候,我在征得温某1同意后,自己拟了一个假名“曾某”签在租房合同上,按捺了自己的指纹。2016年1月份,温某1介绍三名电工给我,我就叫电工帮我接线,具体方式我不清楚,只知道接了线之后可以减少电费。为此,我支付了6000多元工钱给三名电工。我在租来的厂房里摆放“比特币”挖矿主机,一共摆放了107台,具体每台耗电是多少我不清楚,我只是知道每台“比特币”主机的功率是300-400瓦。我每个月交2万元租金给温某1,其中包括了房租和水电费,我不能估算我一个月的用电量,但是我付的2万元费用是绝对不够付电费和房租的。我只盗窃了一部分的电,不是全部。我购买“比特币”挖矿主机的钱都是借来的,我承租了宏硕达建筑科技厂的仓库大约有三个月之后,因为没有赚回我购买“比特币”挖矿主机的钱,且到了还款期,所以2016年3月份,我把“比特币”挖矿主机全部转让了给“陈锦丰”,我和他是通过微信联系的,他将购买“比特币”挖矿主机的钱直接转入我的一张工商银行卡内。温某1见我做“比特币”挖矿主机可以赚钱,就通过我陆陆续续的购买了大约600台“比特币”挖矿主机,摆放在宏硕达建筑科技厂的仓库里面。但是因为我当时已经欠温某12万多元,而我因为已经把“比特币”挖矿主机全部转让完了,所以温某1就让我开始帮他管理他的“比特币”挖矿主机,每个月给我5000元作为工资。但我没拿过工资,工资都用作抵债了。直到2016年6月份,因为我家里有事,我才没有继续帮温某1管理他的“比特币”挖矿主机。
  17、视频资料,证实公安机关对被告人张某新的讯问进行了同步录音录像及制作了音像资料。
  18、情况说明,证实公安机关经咨询惠某1质量技术监督局并希望委托该单位对被盗电量进行鉴定,但该局称不能通过外部(互感器短接)结构进行鉴定,无法接受鉴定委托。
  本院根据审判实务对公安机关出具的两份鉴定意见书作如下评价:被告人张某新窃电电量电费的数额,经查,被告人张某新承租的厂房用电与厂房出租人温某1工厂生活、工作用电使用同一变压器同一电表,被告人不是唯一的产生电费人,不能排除供电部门经现场检测并经专业人员计算所作的窃电电费的鉴定意见中,存在他人用电电量的费用。在不能届定被告人张某新的窃电的起止时间,不能届定被告人张某新已缴交电费的金额的情况下,被告人张某新对公安机关2017年3月15日出具的惠某2(秋)鉴通字(2017)020号鉴定意见通知书提出异议,理由成立。公安机关出具说明无法委托第三方鉴定盗电电量,对被告人窃电时间、用电器容量、电费数额难于查明的情况下,应当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力工业部〈供电营业规则〉》第一百零三条的规定,对被告人张某新的窃电行为给予惩罚性制裁,认定被告人张某新的窃电时间为180天,按供电合同容量,每天12小时计算,计得窃电电费为人民币295937.28元。故,对公安机关于2016年7月6日出具的惠(公)鉴通字(2016)0155号的鉴定意见通知书,应当予以认定。
  以上证据经法庭开庭质证,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被告人张某新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互感器短接”的秘密手段窃电,窃电电费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盗窃罪。被告人张某新自动投案,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当庭自愿认罪,属自首,依法可以从轻处罚。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张某新所犯的罪名成立,证据确实、充分,予以支持;惟指控被告人张某新盗窃数额特别巨大的情节与事实不符,量刑建议不符合本案事实、情节,属量刑畸重,不予采纳。
  关于被告人张某新的辩解及辩护人的意见,经查,在案证据表明张某新于2017年4月至6月间继续租用厂房的事实,有其双方签名册订的租赁合同、厂房出租人温某1在案发前催着被告人张某新缴交电费的手机微信截图等证据佐证,故其关于窃电的起止时间、电量电度、电费金额的辩解,与查明的事实不符,理由不成立,不予采纳;其他辩解意见,经查属实,予以采纳。辩护人建议对被告人张某新判处四至五年有期徒刑,量刑幅度符合法律规定和本案事实,予以采纳。
  根据被告人张某新的犯罪性质、情节及悔罪态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张某新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9月18日起至2021年7月17日止。罚金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一个月内付清)
  二、责令被告人张某新退赔电费人民币295937.28元给广东电网公司惠州惠阳供电局。
  三、缴获的涉案工业电箱1个、小部电脑主机339台、大部电脑主机29台,予以没收。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判长 汪惠强
  审判员 马慧强
  人民陪审员 温颖慧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十一日
  书记员 吴 倩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六十四条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或者多次盗窃、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扒窃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第五十二条判处罚金,应当根据犯罪情节决定罚金数额。
  第五十三条(第一款)罚金在判决指定的期限内一次或者分期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对于不能全部缴纳罚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时候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以执行的财产,应当随时追缴。
  第六十四条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力工业部〈供电营业规则〉》
  第一百零三条窃电量按下列方法确定:
  1.在供电企业的供电设施上,擅自接线用电的,所窃电量按私接设备额定容量(千伏安视同千瓦)乘以实际使用时间计处确定;
  2.以其他行为窃电的,所窃电量按计费电能表标定电流值(对装有限流器的,按限流器整定电流值)所指的容量(千伏安视同千瓦)乘以实际窃用的时间计算确定。
  窃电时间无法查明时,窃电日数至少以一百八十天计算,每日窃电时间:电力用户按12小时;   

版权声明

  本网为非营利性普及互联网金融领域法律知识公益网站,所刊讯息仅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及用于学术探讨和实务交流,该等行为既不意味着本网对其真实性、准确性进行判断,亦不构成本网出具任何用途之意见或建议。若所刊文章有来源标注错误或冒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权利人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上一篇:深圳约谈8家“涉币”企业 官方回应:其他未约谈的不代表没问题
下一篇:虽比特币作为虚拟货币在市场流通受限制,但比特币或比特币挖矿机作为商品可买卖